<address id="bjzpl"><address id="bjzpl"><listing id="bjzpl"></listing></address></address>
<noframes id="bjzpl">
<address id="bjzpl"><address id="bjzpl"><listing id="bjzpl"></listing></address></address>

    <noframes id="bjzpl">
    <address id="bjzpl"><nobr id="bjzpl"><meter id="bjzpl"></meter></nobr></address>

    <form id="bjzpl"></form>

    <address id="bjzpl"></address>

          <noframes id="bjzpl"><form id="bjzpl"></form>

              <form id="bjzpl"></form>

                當前位置: 首頁 > 陶藝文創 > 石灣公仔

                視覺的改造——文革時期石灣陶塑人物創作研究(三)

                時間:2017-01-16 15:47:39  來源:創新陶業   閱讀:   體字: [ ]
                摘要: 文革時期文化為政治服務,石灣的陶藝文化也不例外,整個文革石灣陶塑,由一個總的明確的指導原則來規范創作思路,這個原則就是“三突出”原則。
                【作者:紀文瑾·廣東石灣陶瓷博物館】
                 
                ♦ 文革石灣陶塑人物創作的美術模式 ♦

                1、圖示語言
                整個文革石灣陶塑,由一個總的明確的指導原則來規范創作思路,這個原則就是“三突出”原則。“三突出”原則是在文藝服務于工農兵的思想基礎上:在所有人物中突出正面人物,在正面人物中突出英雄人物,在英雄人物中突出主要英雄人物的創作套路。創作目標的“唯一”,創作方法的“統一”,必然帶來作品面貌的“統一”,使此時期的作品呈現一種廣泛的模式化格局。

                (1)構圖模式化
                  在作品構圖方面,大多采用“金字塔”型或斜對角線型構圖。前者給人以穩定有力之感,如集體創作的《送芒果》、《保衛西沙》、《批判571工程》以及莊稼的《蘭考人民多奇志》,給人一種紀念碑式的感覺。以《蘭考人民多奇志》為例,雖然刻畫了三個人物,但是通過其構圖,讓人很迅速地分辨出哪位是主角,并有效地突出主角的光輝形象,兩邊則是典型化的農民形象;斜對角線型構圖則注重自上而下的動勢,多見于表現一種熱火朝天的勞動場面,比如集體創作《艱苦創業》、《漁業大有作為》。斜對角線式的構圖使作品在輪廓上有一種往上的動勢,符合于題材內容的鮮明節奏。《艱苦創業》、《漁業大有作為》的構圖基本相似,都表現一種洶涌前進的節奏形式,很好地體現出他們英勇的艱苦奮斗的奉獻精神或者是一種蓬勃發展、欣欣向榮的局面,給觀者以鼓舞和信心。這些遵循約定的類型形象和構圖方式,如符號般達到最簡便、最直觀的視覺效果。
                ► 《送芒果》
                 
                ► 《保衛西沙》
                 
                ► 《蘭考人民多奇志》
                 
                ► 《艱苦創業》
                 
                ► 《漁業大有作為》

                (2)人物形象模式化
                  文革時期最典型的工農兵形象一般是:工人和士兵為男性,工人身著工作服,頭戴煉鋼工帽,士兵身著軍裝,手持鋼槍;農民為女性,身著土布衣,頭蓋白頭巾,如集體創作《批判571工程》。后來根據組合的需要,會保持工人形象不變、士兵不變,農民換成男性形象,比如集體創作的《南海長城》、《送芒果》。以此類推,基本在一個框架里做有針對性的改動,整體形象保持一律。人物形象的表情也模式化:喜慶狀時為咧嘴露白齒;憤怒狀時為劍眉瞪眼閉唇。那種眉毛和眼尾上翹的如鷹眼般的神情借鑒了京劇中的舞臺人物化妝形象,以示獵人的利眼可以看透壞人的本質。同時在人物面貌的刻畫上,男女特征并不是那么清晰,女性形象從一貫地“嬌羞、柔弱,甜媚”等“女性化”的強調,而代之以對健康、純樸、英武等“男性化”性質的突出。“濃眉大眼圓臉盤”的男性化外貌和男性化著裝成為最普遍的女性形象的刻畫模式,劉澤棉《南海前哨》、《苗寨喜豐收》,劉炳《洪湖赤衛隊》,以濃眉大眼、短發、男裝、英姿颯爽等戲劇化的標志圖解英雄概念,又以劉海兒、紅頭繩、圍裙等局部外在的細節上依稀標志出女性痕跡,從而完成對女英雄雙關意義的契合。以劉澤棉的《苗寨喜豐收》為例,肩挑麥穗的女農民經過作者的精心刻畫,在黃色調的麥穗襯托下,有效地把觀者的視線和注意力引向主要部分,從而突出了人物形象和作品主題的表現,使作品更加生動,同時女農民的面貌特征屬于典型的“濃眉大眼圓臉盤”模式,細節的細致描繪增加了基于整體的豐富度,比一般僵硬的模式化作品更耐看:緊束的腰身和貼緊的衣服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女性的軀體美,這在一般草率的模式化創作中難以見到的。
                公14.jpg
                《苗寨喜豐收》
                 
                手機網二維碼.jpg

                 《創新陶業》手機網二維碼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佛山陶瓷立場。

                推薦新聞

                24新聞

                商訊

                吉林11选5